主页 > V元生活 >「惊涛骇浪・逆转胜」 >

「惊涛骇浪・逆转胜」

所属栏目:V元生活 发布时间:2020-05-28

2018-11-02|撰文者:诏艺

「被看衰怎幺办?」

「也只能继续咬紧牙关做下去。」

「惊涛骇浪・逆转胜」 台北艺博现场照。Luke Jerram,《月之博物馆Museum of the Moon》,声光複合装置,直径 10 m。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第25届ART TAIPEI 2018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在经过包括贵宾藏家预展的五日展期后,于10月29日撤展结束。在博览会前,受尽冷嘲热讽的台北艺博团队,终于在交出跌破众人眼镜的成绩下,得到多数媒体、艺术圈人士、收藏家们与民众,以实际参与艺博会的行动,大大肯定本次令人相当惊艳的展销盛会。

在面对全球普遍景气不佳,加上美中贸易大战,全球股市杀声连连,崩盘传言甚嚣尘上的这几个月,加上明年一月所谓的洋枪洋砲黑船来袭的选边站氛围下,本次台北艺博于筹备阶段,无论是展商、藏家,与国内艺术圈人士,普遍对于今年台北艺博会可以说是「有志一同」抱着兴趣缺缺的态度。毕竟一个商业艺术博览会,其最重要的指标就是销售成绩,其他所有配套虽可能可以画龙点睛,但从参与画廊的观点,除了销售之外,其他都是次要的。

「惊涛骇浪・逆转胜」 刘柏村作品《八方维度之金刚造像》。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惊涛骇浪・逆转胜」 艺星艺术中心展出梅丁衍的装置创作。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惊涛骇浪・逆转胜」 大象艺术空间现场一隅。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惊涛骇浪・逆转胜」 毓绣美术馆特区作品。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以下简略摘要出本次艺博会的几大观察:



《待改善部分》

一、缺乏一般博览会的中「数量足够」的亮点作品:除了会场入口处上方英国装置艺术家Luke Jerram,《月之博物馆》(Museum of the Moon)那颗巨型月球之外,要找到适合网红拍照打卡的点可以说实在少得可怜。而该作品的呈现方式过于简陋寒酸,除了特定角度之外,没有经过美化包覆的起重机结构一目了然,很难让人不联想起最近国内掀起倒闭风潮的夹娃娃机中的机械手臂,总是那幺地似曾相似。

「惊涛骇浪・逆转胜」 起重机结构照片。非池中艺术网摄

二、国际上高阶大画廊的参与数量稀少:展场中不容易看得到真正国际大型艺博会中数量众多的国际级名家作品,从而相对高价的所谓当代「前卫」(avant-garde)、「高艺术」(high art)类型作品数量也就相对很少。整体艺博会的作品感觉相当传统保守,缺乏新意。

三、收藏大咖出手有限:由于国内多家所谓一线的大画廊,在销售考量及选边站效应发酵的情况下,相对高价艺术品(100万美元,约合新台币3000万元以上)不多。因此真正有出手购藏的市场中着名大鳄级藏家也很有限。



《满意部分》

软硬体面

一、令参与民众感受最好的可能是本次场地整体的动线规划,多数反应都表示逛起来舒适顺畅,各展区特色清楚容易识别。且同价格带、同质性高的作品往往位于合适的动线上,民众在选购上容易比较,非常便利。时常至世界各地看展的藏家表示,本届博览会的论坛区与VIP区的门口皆採用LED灯突显位置,他们在国外也还没见过这样辨识度清晰的设计。

二、经历2015年台北艺博会中令人记忆犹新的幽暗杂乱VIP区,去年开始已经有所改善。今年该区外部标示清楚,多处入口,不但对于VIP藏家出入的隐私上更有保障,也免去了单一进出口偶发的不顺畅状况。

「惊涛骇浪・逆转胜」 LED灯之入口设计。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三、有部分画廊反应展除了展墙品质上漆不均匀还有改善空间外,本次走道地毯的灰白色调,和墙面在视觉上协调一致,场地高级感有提升。

四、大会对于配合展商需求做得相当不错,尤其针对展商与藏家的即时服务态度、效率逐年提升,的确受到不少展商的肯定。尤其和先前福尔摩沙艺博会相较,还有提供茶点服务,颇令人惊喜。



《销售状况》

至于参展厂商所最关心的销售状况,大致情形摘要如下:

一、今年艺博会从第一天中午的SVIP藏家预展的来客数稀稀落落来看,本来令人十分沮丧忧心。之后三点起的VIP预展至隔日,不知道是因为展商数量不够多,腾出相当多空位,让走道走起来感觉颇为宽敞,感觉人潮差强人意。当时媒体询问过不少参展画廊工作人员销售状况,普遍对于本次艺博会的买气一如预测,毫无信心,多是摇摇头苦笑,本来故事应该到此结束。

「惊涛骇浪・逆转胜」 艺博会首日VIP预展期间,看展人潮稀稀落落。图/诏艺摄。

二、然今年一反一般艺博常态,第三日起的公众展览期间,强力买气陆续显现,人潮越来越多,许多画廊原先配置人力根本无从招架众多客户询问。据大会工作人员表示,前两天参与人数低于预期,但后三日的看展人潮,平均来说每日大约多了三千至四千人,远高于上一届。

「惊涛骇浪・逆转胜」 第三天起公众参与日,人潮涌现。图/画廊协会提供。

三、就参与媒体人员表示,颇同意前述看法。一般来说,公众预展期间真正买家可能不太会来,多为参观看热闹的民众,其中会花费购藏艺术品的比例不高。然本届艺博会,新手藏家比例极有可能是此次买气的主要支柱,新台币十万元上下一般业界俗称「小品」的艺术作品销售畅旺。如前两天已经相较画廊买气高的伊日艺术,其代理的西班牙艺术家Guim Tió构图平衡的风景画,价格自约15万至大作品30多万,每天一到展览结束时间,包好待运走送到藏家手中作品堆着塞满走道。

「惊涛骇浪・逆转胜」 西班牙艺术家Guim Tió作品。图/诏艺摄。

四、中国画廊普遍销售不佳。有藏家表示,中国大画廊人员在前两日销售状况未显改善时,曾抱怨台湾藏家品味不同,不识货。但平心而论,台湾由于文化上早已相当多元与包容,网路自由让艺术爱好者吸取艺术新闻与资讯和世界同步无时差,对于艺术作品的接受度也相对宽广许多。再加上中国画廊最大的问题在于,高定价与艺术家知名度稳定性与未来发展潜力之间的评断,正好踩到国内收藏家习惯考量的CP值红线,因此销售不佳也就是刚好而已。

「惊涛骇浪・逆转胜」 中国画廊展区一隅。「2018 ART TAIPEI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香格纳画廊 (展位K02)。图/画廊协会提供。

五、拥有大展位的几家国内画廊,如尊彩、印象、艺时代、蓝骑士、亚洲艺术中心、伊日艺术等,在展览最终日撤场时皆表示,在先前评估国内经济震荡与艺博会竞争激烈的背景并不看好的情况下,最终销售状况大出意料,各大主打艺术家如李重重、Jeff Koons、Damien Hirst、高孝午、瑞士艺术家Thierry Feuz、李真、前述的Guim Tió等,都受市场热捧,来自日本的白石画廊的销售依然火热。画廊们对于销售多表示非常满意或满意,即使在投资额偏高状况下,也最少都还可以打平。不少中南部画廊也表示,收穫在于接触到许多新客群,销售上新客户比重有高达四成者。中型画廊如也趣、大观、大隽等,受欢迎、高知名度的艺术家如小泉悟(Satoru Koizumi)与土屋仁応(Yoshimasa Tsuchiy)、罗展鹏、蔡尉成等,购藏反应热烈。

「惊涛骇浪・逆转胜」 李重重作品。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惊涛骇浪・逆转胜」 印象画廊台北艺博会展区人潮。图/印象画廊提供。

「惊涛骇浪・逆转胜」 Thierry Feuz作品。图/画廊协会提供。

「惊涛骇浪・逆转胜」 李真作品。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惊涛骇浪・逆转胜」 罗展鹏作品。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六、此届就国内投资消费文化习惯上最热衷的CP值而论,最大的赢家可能是位于整个展区略显边陲的Asia+系列画廊。在日本中小型画廊中具有好人缘的湘南台画廊(Shonandai Gallery,明年起将改名为s+arts)总监山本知青(Chio Yamamoto)就表示,该画廊总共带来29件作品,成功售出22件,销售成绩她个人觉得和她长期巡迴去过的其他国家艺博会相较,此届台北艺博的销售非常好!而她所了解的其他日本画廊的销售,也都在后三天有明显提升。带来草间弥生作品,包括摄影、小型雕塑和画作的几家画廊,依旧受到本地藏家热烈收藏,都卖到「不可思议的高价」!而这些画廊之所以营收CP值特高,主要是因为展位费用低廉,作品小运费低,需要参与的人力也很少,但却达到非常高的「坪效」。撤展期间耳闻日本画廊间交谈,极少展位五天下来营收低于200万日元。换句话说,这区的画廊很难赔到钱!

「惊涛骇浪・逆转胜」 「惊涛骇浪・逆转胜」 Asia+展区与该区作品。诏艺摄

本届台北艺博,无论是依旧有部分杂音「无形的美术馆」的主题设定、带入小型美术馆策展概念的「共振.迴圈─台湾战后美术」、藏家收藏品精选的《「开.窗」藏家录像艺术收藏展》、新媒体的「科技艺术展区」等,持续坚持「学术先行,市场在后」的经营理念,在近日来世界经济混沌不明的严苛环境下,打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实属可贵。

正如知名美国艺术家大卫‧萨利(David Salle)提到的那个重要观念「艺术不是比人气」(Art is not a popularity contest)。好卖的不见得是好艺术,好艺术可能也不见得很好卖。每届艺博会永远不变的真理现象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如果在本届艺博卖得不好,也实在不必太灰心,如果展商对于自己艺术家有自信,好艺术家终究会被收藏家发掘并用累积的价值去肯定。反之,如果自己考不好却老是怪考场不佳、风水不好,那可能最好收摊去卖大鸡排或去开咖啡店比较实在。

无论如何,本届艺博会的精彩逆转胜纪录,无异替台湾艺术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主办单位、展商、收藏家与参观的艺术爱好者,都是本次的赢家!

「惊涛骇浪・逆转胜」 本届台北艺博大门口照片,大大主题《无形的美术馆》。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惊涛骇浪・逆转胜」 本届台北艺博大门口照片。图/诏艺摄。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