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元生活 >五个无障碍好习惯,帮「推轮椅的那双手」建立起安全意识 >

五个无障碍好习惯,帮「推轮椅的那双手」建立起安全意识

所属栏目:V元生活 发布时间:2020-06-16

推轮椅外出时惨摔,该归责政府?还是该归责轮椅后面的那一双手?

2018年11月间有一则社会新闻:〈轮椅老妇游花博惨摔脑震荡,家属拟提国赔〉。新闻大意是说,家人们带着一名老妇人坐轮椅逛台中花博,在外籍看护推着轮椅前进时,前轮突然被石板路面间的空隙卡住,老妇人当场摔出轮椅,造成脑震荡与颈椎受伤,家属準备提出国赔。

这让我想起2017年间,有一则情境相似的社会新闻:〈人行道有洞!老妇人坐轮椅惨摔,申请国赔遭拒〉,也是外籍看护推着阿嬷行经人行道时,被凹陷的地砖卡住,而重摔到地面。

当时这两则新闻在网路上发布时,都引起两派网友的大论战,也就是「赞成国赔派」与「反对国赔派」。

前者认为,政府应该监督公共空间有无落实「无障碍设计」,发生在公共场所的轮椅惨摔事件,政府应该负责赔偿;后者认为,推轮椅的人应该要保持警觉,也要扛起照顾安全的责任。

我没有参与网路论战,但是我有亲身经验,我也曾经差一点让我的老母亲摔出轮椅,这是发生在我第一次推着母亲去美容院洗头的路上。

当我们过了斑马线后,我要将轮椅从马路推上人行道,马路路面与人行道有高低差,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从较远处的坡道推上人行道,但是性子急的母亲想走捷径,我只好就近选择一个在落差处有设置铁板的地方,试图加速将轮椅推上人行道。

没想到轮椅前方的两个小轮子被铁板卡住,还好当时轮椅重心在后侧,消减了一些向前冲的力道,否则母亲也将成为社会新闻的主角。

记得当时的我,吓出一身冷汗,心脏怦怦狂跳。我由衷地感受到,推轮椅的那一双手,真是责任重大。

我有一位长辈刘奶奶,她的先生住院动手术,手术前需要去院内做各种检查时,刘奶奶都是等志工来推轮椅,刘奶奶说:「我没推过轮椅,我不会推耶!」

其实在帮母亲推轮椅之前,我也没有推轮椅的经验。但庆幸的是,我比刘奶奶提早拥有推轮椅的经验,因此也比刘奶奶早一点意识到变老变弱后的种种挑战。

其中一项挑战就是,台湾虽然很早就开始推动无障碍环境,但是对于轮椅族来说,公共空间仍然是暗藏「地雷」。就以差点让母亲惨摔的那块铁板,就是一处「地雷」。但是这个「地雷」,不能归责政府,完全要归责于我。

至于台中花博与台北人行道上的「地雷」,其实遍布各地。与其等踩到「地雷」,让老人付出惨摔代价,再大费周章的打国赔官司,我认为,「推轮椅的那双手」,更要建立起安全意识,懂得养成正确推轮椅的习惯,不管这双手是自己、家人、还是看护。

安全习惯1:坐进轮椅前,先将踏板收合

记得我帮母亲採购轮椅,协助母亲坐轮椅的初体验。当时我不知道要先将轮椅前方的踏板收合起来,我轻忽了老人衰弱的下肢。我的大意疏忽,让母亲重心不稳,几乎是摔坐进轮椅。

后来协助母亲坐进轮椅时,第一个动作就是先将脚踏板收合,扶着母亲站在踏板放下来的原先位置,转身后再扶着她缓缓落座。

安全习惯2:繫好安全带

自从差点让母亲摔出轮椅的惊魂后,我不敢再把安全带当摆饰。在台中花博与台北市人行道上惨摔的两位阿嬷,如果家人懂得帮她们先繫上安全带,是否就能「快乐出门、安全回家」了呢?

而且养成繫好安全带的习惯,不只是要应付暗藏「地雷」的环境,也能预防老人因为突然晕眩而摔出轮椅。

月前有一则娱乐新闻,标题是:〈有一种孝道叫周润发!接97岁老妈饮茶,巨星亲扶母上轮椅〉。我从画面中看到,虽然老母亲有外籍看护随行,但是发哥亲自扶发妈坐进轮椅,并且扣好安全带后,才让看护推发妈上楼,发哥亲自示範这个影响母亲安危的好习惯。

安全习惯3:缓速前进

台中花博事件时,有一位身障人士指出,当时若繫紧安全带,说不定反而会导致轮椅压在老人身上,伤害可能会更重。为何安全带反而变得不安全呢?我认为关键在速度。

如果是缓速前进,即使前轮被路面空隙或凹洞卡住,被安全带保护住的老人,不会摔出轮椅,轮椅更不可能前倾。但若是快速前进,轮椅重量与老人重量加计产生的重力加速度,就可能酿成轮椅带着老人一起倾覆的惨剧。

很多老人总是性急,家母也不例外,每当她催着我加速前进时,我仍然会谨守「缓速前进」的原则。

安全习惯4:下坡倒退走

推轮椅遇到坡道,更要提高警觉。内政部虽然有颁布「建筑物无障碍设施设计规範」,详细规定坡道的坡度,也要求坡道地面应该平整、坚固、防滑。

但是轮椅后面的那一双手,仍然不要把老人的安全,完全託付给一纸规範。要养成习惯,遇到坡道倒退走,才能避免坡度过大、坡道太滑、甚至轮椅煞车失灵的种种险象。

安全习惯5:善用轮椅横桿,轻鬆跨越障碍

有一次,我带母亲外出用餐,母亲突然内急,我赶紧推着母亲找洗手间。但是洗手间前的一道门槛挡住了我们,我不敢硬推着轮椅冲过门槛,也无力抬起总重至少破七十公斤的母亲与轮椅。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位刚从男厕走出来的客人见状,教我用一只脚踩住轮椅背后下方的横桿,当脚在横桿上略为施力时,双手同时也下压轮椅的把手,就能翘起轮椅跨越门槛。

原来这两个小动作,能够调整轮椅的重心,再善用槓桿力量,弱女子也能轻鬆克服轮椅障碍。

想想当年帮母亲挑轮椅时,纯粹是视觉系导向,只注重材质与颜色。但是经过这些年的照顾历练,拥有推轮椅的经验与习惯后,我会更懂得检视是否配备安全带、脚踏横桿?扶手是否有煞车?

这些硬体配备,能够强化轮椅行进间的安全。但更重要的是,要早点想想,未来谁是你轮椅后面的那一双手?因为那一双手,才是决定老后安心与安全的关键角色啊。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文章